锦书楼 > 都市言情 > 椎鬯 > 四百三十八. 脉络、开棺、将难求

四百三十八. 脉络、开棺、将难求

小说:椎鬯作者:于奇正字数:1026467更新时间 : 2020-11-21 21:48
  “曌帝双龙传 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两人一番计议之后,找机会溜进了大巫师墓中。

  雷楦子让雷音钰先在入口处等著,自己在前面去探一下路。万一遇到什么情况,也好前后呼应。

  他走后没多久,于奇正就掉了下来。

  然后没多久就发现了被尸虫感染的雷楦子。

  之前雷音钰也认为哥哥是不小心中了招,但现在冷静下来之后,她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理由是,由于雷楦子要在前面探路,为了保险起见,在临走之前兄妹两把所带的大部分驱虫粉都拿了出来,洒在他的衣服之上。

  加上雷楦子肯定会小心翼翼的慢慢潜行,所以遭到大群尸虫主动攻击的可能性极小。

  见到他时身上穿的外衣已经不见了,也就是说,更大的可能是被人伏击之后拿走了衣服。

  现在进来这里面之后,雷音钰排除了大巫派和于奇正这些人的可能。

  大巫派急于赶到这里,而且他们认为,即便后面的人跟了过来,也绝对躲避不过尸虫海的袭击。

  而于奇正那帮手下应该原本是在后面,他们不可能让头目第一个涉险。

  那么整个事情的脉络就出来了。

  最先进入大巫师墓的,是大巫派。

  接著就是尾随著他们进来的那个神秘人。

  神秘人走到半途,也就是快到第一只尸母那里时发觉情况不对,估计多半是那个通道口处聚集著大量的尸虫。

  这时,雷楦子过来了。

  神秘人偷袭了雷楦子,并抢走了他身上洒满了尸虫粉的外套。从而不再惧怕尸虫攻击,继续去跟踪大巫派的人。

  接著就是自己和于奇正遇到被感染的雷楦子,然后两人一路逃到了避难所。

  尸虫海过去之后,两人在避难所继续停留了一段时间。

  尸虫海去到第一只尸母所在地之后,这些虫子应该是和尸母一起,从地底又钻回到大巫师墓这里。

  那么于奇正手下那几个人又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呢,这一点就怎么也想不明白了。

  她想不明白,于奇正也想不明白。于是低声开口问道:“老赵,你们怎么进来的?”

  赵天赐也压低声音做出了解释。

  于奇正掉下来之后,所有人都慌了。原本是准备马上跟上来,但戏台周围突然来了无数行尸走肉。

  几人只得暂避。可是奇怪的是现在行尸走肉根本就没有任何攻击人的意思,而是急匆匆地似乎要赶什么。

  很快,他们就发现留在老宅的人也都来了。

  留守的人也是发现了所有行尸走肉往这边来的异常现象,生怕他们这边有失,于是急忙过来支援。

  既然现在行尸走肉已经不攻击人了,几人胆子就大了起来,跟著行尸走肉混了进来。

  到了第一只尸母上面那个通道,就发现了尸虫海往地下钻了条通道。

  那些行尸走肉就跟著从那条通道往前走,几人也干脆混在里面,然后就到了这里。

  于奇正还准备问裘老黑那些人去哪里的时候,眼前的形势又变了。

  姜镇长一声怪叫,四只人头虫身的怪物迅速爬到了中间那个石棺四个角上。

  于奇正注意观察了一下,中间那个大石棺和普通的棺材完全不同。

  一般来说,棺材是盛放尸体的,上面的棺材盖只是一个盖子,所以棺材盖不会太厚。

  而这个石棺,却完全反了过来。

  石棺的棺身露在外面的高度只有大约五十公分的高度,而从上面盖下来的“盖子”却有一米五的厚度!

  这时,四只人头虫身怪物的触角已经分别吸附到了棺材的四个角上。

  姜镇长口中念念有词,人头虫身怪物一起用力,将棺材盖向上顶。

  于奇正终于明白了。

  这个石棺盖恐怕不仅仅是自身的重量,应该还附有什么法术之类的,依靠人力根本无法打开。

  大巫派豢养这些人头虫身怪物的真正目的,就是用于打开这个石棺!

  姜镇长加快了念咒语的速度,人头虫身怪物更加用力去顶。一阵极其难听,令人觉得牙根发酸的声音之后,棺材盖被顶的向上动了一点。

  姜镇长大为兴奋,两眼放光继续念著咒语。

  人头虫身怪物身上那几颗穷凶极恶模样的人头口中,发出阵阵渗人的嚎叫声。

  棺材盖继续向上升去。

  姜镇长变得更加亢奋,得意的目光四处环视著。

  于奇正等人急忙低下头,避免与他的目光相交。

  好在姜镇长眼光只能顺著扫视,并没有在他这里停留。不过于奇正分明感觉到,这个老家伙已经发现了他们。到底是肆无忌惮,还是箭在弦上顾不上他们,就是一件不得而知的事了。

  人头虫身怪物继续用力,棺材盖已经升了超过一半的高度了。

  姜镇长双眼发光,嘴里不断发著急促的催促声,听上去就像是在吆喝马匹一样。

  赵天赐开始和那边的倪大虎他们相互打著手势。

  片刻后,赵天赐说道:“总都料,等一下开棺的那一刻。我、胡翠花、易云、和王霸分别用虎爪钩抓住棺材四个角,你就趁机去把里面的东西取了。裘老黑对付这个姜镇长,倪局机动对付神秘人。”

  鲁杰急忙插嘴道:“那我呢?”

  “你你你,你个屁,都说了让你别跟著来。你在一边看著,别耽误咱们事就行。”赵天赐不耐烦地说道。

  “那二郎神遇到危险,我肯定要跟著你们一起来救啊。”鲁杰撅著嘴巴说道。

  于奇正这才知道,原来鲁杰是听说自己有危险,不肯呆在安全的宅子里,非要和赵天赐他们一起过来。

  就在这时,姜镇长变得像是癫狂了一样,整个人在那里像是跳大神一样手舞足蹈。

  棺材盖马上就要打开了。

  。。。。。。。。。。

  荆塔高速通道的建设还在紧锣密鼓的进行著。

  一起吃饭的第二天,李台兄妹就不见了,不过这件事也没谁放在心上。包括二俅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多半是看到工地上艰苦环境,打了退堂鼓,不愿意在这里做事。

  李台兄妹回到暂时居住的地方之后,李台对侍卫吩咐道:“收拾一下,咱们这就去见苏胡。”

  “不是说好的暗访一段时间吗?”李潇玉撅著嘴说:“这么快就结束了多没劲,咱们多玩几天不好吗?”

  这次皇兄前来督造荆州城,李潇玉死赖活赖地非要跟著过来。

  身为的李台很清楚,像他这种情况,下面的官员没有不隐瞒实际情况的。于是决定微服私访一段时间,搞清楚真正的实际情况。

  这个打算可就真合了李潇玉胃口,这可是自己第一次以普通人身份出现。昨天虽然被二俅取乐了一阵,但李潇玉还是不愿意回来的。依她的性子,还想多在工地那边玩一阵呢。

  没想到的是,李台不仅很快赶回来,还决定对本地官府公开身份。

  苏胡见到李台,惊得立马拜倒在地,口称死罪不已。

  虽然知道太子要来,但他怎么都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而且并不是车驾随行,竟然是微服前来。

  李台抢上前去,双手托起苏胡说道:“苏将军不必如此多礼。”

  一番推让之后,苏胡将李台迎到主位坐下,自己侍立一旁。

  李台笑道:“苏将军站著干什么,坐啊。”

  苏胡双手抱拳正色道:“微臣不敢。”

  李台站了起身:“父皇曾经问过我一句话。当今这天下,是谁家的天下?”

  这话一出,不仅是苏胡,在场所有将官全部重又跪了下去。

  对于武将来说,这话可是听得人心惊肉跳啊。

  李台微微皱眉:“诸位请起,听我把话说完。”

  苏胡等人这才战战兢兢地站起身,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父皇是这么说的。当今这天下,是李家的天下。”李台顿了顿加重声音说道:“也不是李家的天下。”

  苏胡等人又待下跪,被李台举手阻止了。“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我李家人只不过是替天,来团结和管理天下人,让这天下有秩序而已。”

  苏胡等人情不自禁地跪了下去:“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台话锋一转:“这天下是怎么来的?是秦将军、尉迟将军,你苏将军,还有无数战士们一刀一枪打下来的!”

  苏胡等人忍不住热泪盈眶,这时就算让他们立马去死,也是心甘情愿了。

  李台上前去扶苏胡:“打这天下,我李台别说没洒过半滴血,连汗都没流过半滴。要说没资格坐的,不是你苏将军,不是在场的各位,而是我啊。”

  苏胡哪敢起身,高声叫道:“太子殿下这话,是要折煞吾等啊。”

  李台柔声说道:“李台绝无半句虚言。诸位若是看得起我这个小年轻,还请落座,我等畅所欲言共议国事。吾虽打天下时未能尽力,但愿与诸君一起守好这天下,不愧对那些捐躯的英烈在天之灵。”

  苏胡等人听得热血沸腾,当即齐声应喏。

  就这么短短一番话,人心就全部收拢了。

  “诸位,有一件事我在这里先解释一下,”李台话锋又是一转:“孤王本次微服而行,并非不信任你们。”

  苏胡等人心中一凛。

  说实话,他们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正常情况下,钦差下来都是走正式途径。如果是微服私访,那就多半是已经对当地官员有所疑虑了。

  “苏将军,我问你一句话,请问你是否敢说对下面的具体实际情况完全了解?”李台问道。

  “末将不敢。”苏胡老实地回答。

  “实在!”李台竖起大拇指夸道:“并不是你没去了解,也不一定是下面的官员骗你。而是因为任何人只是在高处看下去,都只是一个角度,而不是看到的全貌。还得自己亲身到最低的地方,眼睛平著看一下周围,这样才能掌握真正的情形。苏将军以为然否?”

  “太子英明。”苏胡由衷地答道。

  苏胡这么回答,还真的是口服心服。他心里想的是:太子年纪虽轻,但却大有乃父之风。将来必定和圣上一样,成为一代明君。

  坐到他们这个位置的人,最重要的不是自己武功多高或者谋略多好,而是如何把握人心。

  当今圣上对手下将士,从来都是以诚相待,不搞什么虚的假的。因此大家都真心实意愿意为他卖命。

  而现在太子殿下,也是如此坦坦荡荡,什么话都开诚布公说明,令苏胡这些行伍出身的人感动不已。

  李台摆了摆手:“扯远了,咱们说正事。苏将军,你说说现在荆州城的修建情况吧。”

  苏胡躬身应喏之后,开始介绍起来。

  荆州城修建,苏胡可真是上了心的。以前于奇正还在的时候,他几乎每天都会去现场查看。最近城墙的进度慢了,虽然去现场少了,但也从来都没停止过关注。

  因此李台这么一问,苏胡立即就说了起来。

  只是刚才李台那么一番话,把之前下面那些文士帮他准备的官话套话都没说,而是实实在在地说了起来。

  听完之后,李台起身长揖说道:“苏将军费心了。”

  苏胡又是一阵慌乱的推辞。

  李台叹道:“苏将军说的,和我了解的情况基本相符。只是,凡是将军有功之处皆是一笔带过,重点都是在讲不足之处。若我大贞,人人都似苏将军这样,何愁大贞不兴?何愁荆州城修不好?”

  这不但是夸奖,更加是对苏胡他们在修建荆州城这件事上定下了基本调子。

  苏胡等人开心之余,也暗暗吁出一口长气。

  李台继续说道:“苏将军刚才提到,近期的进度迟滞下来了。以将军看来,其关键原因在哪?”

  苏胡想了想,一时不知道该从何答起。

  李台也不继续卖关子,而是缓缓说道:“就孤王来看,也就是三个字,在于人。”

  “在于人?”苏胡喃喃地重复了一句。

  “苏将军,据孤王所知,这荆州城修缮一事,总都料本是一名叫于奇正的匠人,没错吧?”李台问道。

  “是。”苏胡垂头答道。

  “另据孤王所知,这于奇正在曌建中威望极高,是这样吗?”李台继续问道。

  “是。”苏胡也不废话。

  李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苏将军,你是行军打仗的老手。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啊。”

  苏胡当即明白了过来。

  李台虽没明说,但这话的意思还是在责怪苏胡未能把控好关键性人物。

  于是当即把于奇正身染重疾,不得不去寻医问药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台听完之后,坐在原地沉思了起来。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442章 438. 脉络 开棺 将难求)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曌帝双龙传》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