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楼 > 都市言情 > 北齐帝业 > 第442章敢问路在何方

第442章敢问路在何方

小说:北齐帝业作者:拙眼字数:1486916更新时间 : 2020-11-21 21:49
  “北齐帝业 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对高纬来说,北齐武平八年是一个复杂的年份,不管是吐谷浑的降伏,还是宇文邕的猝然退位,都让他有应接不暇之感,而最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草原上忽然卷起的这场权力更迭。

  佗钵可汗一死,其子庵逻勾结摄图篡位,追杀法定的继承人大逻便。摄图勇武善战,势力庞大,他以迅雷之势扫清了那些反对他的人,胁迫一众大小可汗们站队,不光大逻便被他逼得无法立足,连庵逻也被他架空,愿意站在大逻便这边的,只有一个居心叵测的达头可汗……而达头可汗在节节败退之中,似乎也已经支撑不住这种压力了。漠南草原的秋天显得格外寒冷。

  艾不盖河畔,郁郁葱葱的草地已经褪去了青色,血色的残阳即将落下,风里只有浓重的灼烧和血腥之气……就算达头可汗自认是一个坚忍的枭雄,在目睹自己领地之内的惨状之后,依然会忍不住蹙眉:满地都是人和战马的尸体,他们已经被烧得看不清原来的形状了。

  “这个部落追逐水草来到了这里,摄图的狼骑找到了他们。”

  达头眼神低垂,幽幽叹了一声,这个西突厥之主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大家面前露出这样无力的表情了。

  连日以来的战败,让他心中的野心渐渐退缩,随之升起的,是对阿史那摄图深深的恐惧……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集结兵马和摄图对抗了,每一次他纠集父亲的旧部气势汹汹而来,但每一次迎接他的都是惨败,摄图的狼骑成为他了挥之不去的噩梦。

  他已经不止一次在想,自己遵奉大逻便为大汗和摄图对抗到底是不是一条正确的出路?

  摄图的狼骑很强,弯刀也很锋利,他们所到的每一处地方都会变成尸山血海。

  他的领地虽然很大,麾下的勇士也很多,但和王庭比起来还是太微不足道了。

  摄图已经下了最后的通牒,要求他交出阿史那大逻便,重新臣服于东突厥王庭。

  严峻的现实已然摆在了他的面前:战,他也许会失去所有,如果不战,虽然摄图不至于杀掉他,可他自立为大汗的企图也就将化为泡影了……据说摄图已然掌控了王庭的话语权,等他彻底稳固了自己的位置,他就可以腾出手,真正来解决掉他。

  他到底该何去何从呢?

  达头又是一叹,端坐在马背上的身影无形又萧索了几分,他找来自己的亲信,询问道:

  “大逻便最近都在干嘛呢?”

  他现在连“大汗”这种尊称也懒得提起了。

  敦实的突厥武士以手抚在胸前,恭敬说道:“大逻便带著自己的人驻扎在河对面,一直在和摄图的狼骑作战,有很多畏惧摄图的小部落都投靠了他。不过他现在的形势很不乐观,摄图的人已经围困了他们好几天了,几乎都断绝了粮草,连弓箭也所剩无几,快撑不下去了。”

  “他倒是越打越顽强,”达头狠狠地将马鞭敲在马屁股上,咬牙说道:“别的也就算了,他挖老子的墙角,吸纳那些小部落我也懒得去计较了,可他据说和齐人背地里还有一腿!他以为我不知道呢,哼!他身边最能打的老阿布这段时间去了那里?!”

  达头可汗挥舞著手臂,大声怒骂道:“那些齐人岂是善类?齐国皇帝的对领土的野心从来就没停止过,他招收了那么多契丹人和奚人,说他对草原没有企图谁信?!他们的力量比突厥最鼎盛的时候还要强,就算摄图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大逻便这是在引狼入室!”

  “大汗向齐国求援兵也是情有可原的嘛……光靠我们可战胜不了摄图。”

  一个显然没明白达头意思的小首领小声说道,一脸理所当然的感觉。

  达头恶狠狠地盯著他,像是要吃了他一样:

  “狗屁的情有可原,我们再怎么和摄图斗,那是我们突厥自己的事情,打生打死都是一家人,可他请齐人过来干嘛?你们忘记了几年前在平城之下的那场惨败吗,齐人把青壮的战俘全都砍断了一根脚趾送回来,这些回来的人都成了残废,他们是恶狼,他们进来了,草原上就永无宁日!”

  大家后知后觉也都明白了达头的意思,人群中顿时就有一些人脸色难看起来,他们看向达头可汗,狐疑问道:“可汗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可汗想要临阵倒戈,背弃大汗吗?”

  他们并非达头的部下,而是大逻便的追随者,虽然现在王庭里坐著的是庵逻和摄图,但做为佗钵可汗亲定的下一任大汗,大逻便绝对是有正统光环加身的……一些部族宁愿脱离东突厥,选择加入达头这一边,大逻便的正统性帮了很大的忙。

  现在大汗四面临敌,眼看危在旦夕,这个达头可汗不赶紧派兵解救大汗也就算了,居然还当著众人的面对大汗语出不逊。

  当初一意要接纳大汗,帮忙夺回汗位的是你,现在见摄图太厉害,心生畏惧、贪生怕死的还是你……这种表现无疑让许多仰慕莫贺咄叶护的首领们看不起,从前没见他拿大汗去请齐人做援兵的事情说事,现在他又忽然“后知后觉”了,他这分明就是故意找个借口,借机挑事!

  其中一个阔面短髯的大汉眼神不善道:“齐主究竟对漠南草原有没有企图我不知道,就算有,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但人家确确实实是响当当的汉子,信守承诺,调了几万兵马过来牵制摄图,齐人的兵马已经越过了阴山,这千真万确,是做不得假的!”

  “而反观达头可汗你,你虽然信誓旦旦说要助我们大汗讨伐叛逆,却从来不见你冲锋在前,大汗被摄图重重围困,我们也迟迟不见你发兵去救,每次提起,你总是推三阻四,难道这就是你对大汗的忠诚吗?”

  达头的眼神陡然变得凶狠起来,咬牙说道:

  “忠于大逻便和忠于突厥是两码事。”

  那人径直了当的说道:“——说到底,你还不就是怕了,想退缩了!你若想投靠摄图,大可直接就把在场的这些人直接砍了,也出兵围困大汗就是,直接扯旗子趴在摄图脚下做狗不是更好?为什么惺惺作态说那么多废话?!……婆婆妈妈、出尔反尔,不像男人!”

  “你,你说什么?!”

  达头可汗当场发作,暴怒不已,他扬起马鞭刚要下令处死这几个人,却无意间瞥见其余那些部下们的脸色,只见他们个个沉默不语,脸上都有犹疑之色,唯独没有看到主人受辱拔刃相向的烈性。达头心里一寒,知道无论自己此时打算如何抉择,都没有什么撤退可言了。

  如果说此前这些人都是出于投机心心理才站在大逻便这一边,那么现在,大逻便对摄图表现出来的那种顽强和坚忍,真正让他们中的大多数开始屈从于他……然而这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实际大逻便现在心里慌的一批,是真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鏖战已经连续数天,他这边减员严重,士兵也渐无战心。

  再这样下去,恐怕撑不到齐人的援兵到来了……大逻便巡视完一圈,整个营地都是伤员痛苦的呻吟声,身体健全的那些则个个埋头坐在黑暗的角落里,连篝火也不点,静悄悄的。大逻便知道自己这边的军心正在悄然瓦解,然而他什么也说不出,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默的看著。

  “大汗什么也不用说,什么也不用做,大汗只需记住,在作战的时候不要跑,站在大家身后就行。”大逻便不由想起老阿布临走前的嘱托,当时觉得老阿布真是可恶,难道他堂堂突厥大汗居然只能做一个摆设吗,就没有难度更高一点的活?

  还有他的眼神,

  那种慈和之中夹杂著担忧的眼神,

  那是看待大汗的眼神吗?!

  直到真正经历了几次战场,他才明白老阿布真是够了解他的,他有多大斤两老阿布一清二楚。如果真让他亲自带队去冲锋陷阵,只怕要不了一炷香功夫,所有人都得死翘翘,他暂时还真就只能做一做摆设。现在,他已经把主要精力从冲阵厮杀上转移到了安抚军心上面。

  既然身为吉祥物,那就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余热。

  比如眼前这几个统领,已经完全处于悲观了,悲悲切切说道:“……他们抄了我们的后路,接著又用大军扑击,一天一夜,就没有停顿的时候,我们在周遭布置了一共十几个营地,不到两个月全被踏平了。眼下这个还有可能不保,如果过几天再没有援兵来,我们全都会死在这里。”

  说道最后,这几个耿直豪爽的草原汉子眼中居然冒起了泪光,抽抽噎噎问道:

  “大汗,援兵到底啥时候来?”

  大逻便居然无言以对,打好的腹稿也愣是一句也念不出来了。

  大逻便也想大哭一场。

  特么~

  你问我,我问谁啊?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441章 敢问路在何方)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北齐帝业》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