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楼 > 都市言情 > 我的细胞监狱 > 第1215章 问题

第1215章 问题

小说:我的细胞监狱作者:穿黄衣的阿肥字数:3420081更新时间 : 2020-11-22 00:31
  这位‘冻死骨’骆高承某种程度,已不再受僵尸概念的范畴。

  除偶尔会进行僵尸跳跃外,其余动作与人类相差无几,而且还能驾驭与释放不同类型的冰系能力。

  『伯爵,要练练手吗?』

  『别废话,赶紧给我……我正打算试试你修炼成型的全新肉身,之前与仆从比拚一点也不过瘾。

  话说,这只僵尸我能直接杀掉吧?』

  『不能。

  不过,你可以拿出全力对它进行全面压制!最好是展现出一种能让他完全区服的压制力。』

  『压制力……倒是跟搏击俱乐部里面的变态学了不少。』

  伯爵回想起被评为【月度最惨】的那短时间,其中有一场比赛让伯爵记忆深刻,甚至在赛后有了轻生的念头,差点就在天赋树上吊自杀。

  原因正是‘压制力’。

  一位戴著相当夸张的猪头面具,大腹便便的身体,穿著一件紧绷西装。

  每一拳几乎都能将伯爵揍出翔来,同时还有一种掌权大局、封锁一切的感觉……越是战斗越感觉绝望与无助,无论怎么拚都感觉无比弱小。

  ……

  极冰洞窟内。

  韩东侧向伸直手臂,五指完全伸直而张开。

  “陈小姐,瞳术使用过后应该需要恢复一段时间吧,接下来交给我吧……等你恢复好了再来帮忙吧。”

  这句话不像是请求,而像是在下达命令。

  同时,一股深红气息正不断由韩东的后背溢出。

  以陈欣莹的【涡眼】看去,隐隐能窥见一位戴著「锥形护目」的血腥狂人正与韩东的身形重叠在一起。

  露出在嘴角外的僵尸牙,竟显出些许红斑。

  毕竟,依旧属于僵尸。

  习惯性以跳跃进行常规移动

  不过,这里有一个细节。

  看似小幅度的跳跃,但脚掌却始终没有与极冰地面相接触,落地时也保持著一厘米的细微间隔。

  正是【漂浮】带来的效果。

  “这是!”

  骆高承在观察目标的移动方式时,意外察觉到什么,立即运转其修炼的《死冻经》。

  覆盖洞窟的极冰受到调控,于韩东脚下升起大量的冰刺。

  冰刺在即将刺中时,却有一种作用于河流,无法戳中实体的感觉。

  “这难道是!《浮尸内经》……怎么可能有人修成这一部尸集!?”

  看似密密麻麻的冰刺却无法击中目标,而韩东已来到相当危险的‘近身位’。

  “既然是浮尸内经,那只能这样了。”

  「寒冰指」

  骆高承的四条手臂同时发动进攻。

  不过,这一次的进攻,与之前在掌心长出冰锥不同。

  整体显得较为‘柔软’? 每根手指的表面均覆有一层薄薄的冰霜。

  看似很薄的一层冰霜,实际是骆高承掌握的最高技巧。

  寒冰指的直接或间接触碰,都将造成深度冻结。

  随著手指的滑动? 还能造成空气冻结……以这样的方式来应对眼前的‘浮尸’。

  的确? 这属于最优手段。

  在伯爵借由《浮尸内经》感悟的流体环境中? 也明显感觉多出了好几块无法绕开的大冰块。

  不过,冰块虽大,数量虽多……但也有存在著【缝隙】

  纯度提升著对肉身的控制? 让化作潺潺流水? 找准一处相对宽敞的缝隙,贴著冰块钻了出去。

  现实。

  身体多处遭到冻结的‘韩东’,硬生生越过手指的封锁? 贴身到骆高承的面前。

  见最强手段被破解? 吓得骆高承连连退步。

  同时由嘴里喷出大量寒气? 于身前形成一张冰晶网? 企图阻止‘韩东’的追击。

  然而。

  就在冰网吐出的一瞬间。

  猩红喷发。

  冰晶网瞬间被碾碎……一只布满著血红肉筋、肉缝间长满眼球、生有成百上千颗牙齿的血犬咬碎冰网? 速度快得惊人。

  不等冻死骨有反应? 偌大的嘴口已将其完全包裹。

  转眼间。

  冻死骨-骆高承已置身于一处由血肉编织的荒野,四周满是这等恐怖而扭曲的血犬,这样的画面立即形成一种视觉冲击,污染正在侵蚀著他的大脑。

  “这是什么?”

  即便如此,骆高承依旧没有屈服。

  由体内取出一颗类似于钻石的冰晶物质? 立即对身处的猩红荒野进行全面冻结。

  极寒外散? 使得包裹住骆高承的血犬正在遭到深度冻结。

  连忙收回? 猩红荒野也随之褪去。

  不过。

  在血犬收回手臂的同时。

  五指张开? 一把捏住骆高承的脑袋,提在空中。

  手指间均有犬齿长出,钻入其脑袋。

  伯爵给一种‘动一下就必死’的眼神死死注视著目标……这样的眼神也同样学习于搏击俱乐部? 实现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压迫感。

  “朝廷居然派出这样的强者来对付我,杀了我吧。”

  就在这时。

  处于极度憎恨的陈欣莹同时贴了过来,桃木剑刺向对方的胸腔。

  啪!

  一只手将桃木剑死死抓住。

  这只手并非来自于骆高承,而是韩东。

  伯爵的意识已被替换了回去……韩东上线,负责处理接下来的‘麻烦事’。

  “你干什么?再让他喘息几口气,又能凝聚出麻烦的冻尸秘法!”

  韩东却一脸微笑,侧眼注视著陈欣莹,抛出一个直达内心的疑问:

  “陈小姐,你这些年为什么如此憎恨别人?骆高承对你做了什么事吗?”

  “他……”

  明明在脑袋里储存著骆高承的仇恨记忆。

  但在看见韩东的‘笑脸’时,却有些记不起来……这些记忆也慢慢变得混乱起来。

  “我们换一个问吧,骆高承你认识这位小姐吗?”

  自认落败,不再挣扎的骆高承在听闻这个问题后,也认真审视了一番陈欣莹:“朝廷的走狗,龙景方士……银龙标识我倒是见过,不过这人我并不认识。”

  听到这样的回答时。

  陈欣莹瞪大眼睛,怒吼著:“不!你怎么可能不记得我,当年……”

  “当年什么?”

  陈欣莹越是想记起来,越是找不出憎恨骆高承的相关记忆。

  这也让韩东微微一笑,彻底肯定了一件事。

  嗖!

  一根由韩东后脑长出的触须,悄悄钻入陈欣莹的脑袋。

  游走于大脑皮层,不断向深处钻动。

  “逮到了!”

  触须端头抓住了什么东西,迅速向外拉拽……

  唰!

  一只浑身散发著阴气,如同蚯蚓般的细虫被整条抽了出来,足足有半米的长度,盘踞于大脑深处。

  ……

  同一时刻。

  朝廷深宫,某处弥漫著浓郁药物味道的房间里。

  一根系在飞蛾标本上得细线突然断去,细线下端拴著一道印有银龙标记木牌,另一面正刻著【陈欣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