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楼 > 都市言情 > 从绣春刀开始振兴大明 > 第33章夺命书生

第33章夺命书生

小说:从绣春刀开始振兴大明作者:小白要红字数:89481更新时间 : 2020-11-25 18:40
  宁王今年36岁,正值壮年,身体很强壮,虽然功夫一般,但是却很崇拜武林高手,招揽到夺命书生之后,便把他当作心腹。

  在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下,能够出现在这个屋子里里面的人,都是他的心腹。

  夺命书生和对穿肠,再加上五位镇江府当地要员,总共八人聚集在这间屋子里,不仅不显局促,反而宽敞得很。

  “王爷,你晚饭前就打算召见,华太师派来的使者,他还在等候王爷。”

  对穿肠凑著宁王喝茶的间隙,站在他身边小声说道。

  “哎呀!”

  宁王拍了一下额头,“这一会忙糊涂了,居然把这事忘记了,你现在让人把他带过来!”

  “王爷!”

  夺命书生看了对穿肠一眼,接著说道:“这里是军机重地,不能让外人进入,那个人并不重要,明天上午再召见也不迟!”

  对穿肠立刻说道:“王爷,此人代表华太师,如果我们轻慢对方,反而显得王爷以势压人,只怕他心生不满,影响王爷和华太师的合作!”

  “王爷……”

  宁王微笑,挥手打断了夺命书生,这两人一向针锋相对,也是宁王故意为之,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坐上龙椅,但是却很热衷这种帝王之术。

  “对参谋,你叫侍卫把他带来,本王也想见他一面!”

  “是!”对穿肠答应,吩咐门口侍卫去带沈炼过来。

  ……

  “呵呵!”

  搜查沈炼的侍卫队长,看见他怀中的《秦淮河十艳》,脸上露出会意的笑容,又给他放入怀中。

  搜查完毕,侍卫队长伸手推门:“请!”

  沈炼迈步,进入这个宽敞的大厅,一眼就发现,高高在上的宁王,端坐在正中的椅子上,台阶下站著一群人,中间的桌案上,就是《南直隶布防图》,一份标注了宁王势力的地图。

  “草民丁显,拜见王爷,王爷英勇神武,王爷万岁!”

  宁王打量沈炼,对方这句话虽然是胡说八道,但是他很受用,为了显示自己的亲善,宁王笑著说道:

  “丁少侠,请起,本王最喜欢和英雄侠士打交道!”

  “多谢王爷!”沈炼行礼起身,又接著说道,“太师原本只想安享田园生活,奈何皇帝昏庸,居然派出锦衣卫暗中调查华府,幸好太师及时发现,诛杀了那名锦衣卫,这才横下一条心,甘愿臣服宁王殿下,共举义旗!”

  “哈哈!”

  宁王得意大笑,“华太师德高望重,却惨遭昏君陷害,如今迷途知返,加入本王义军旗下,必定无往不利,旗开得胜!”

  “草民祝宁王殿下,心想事成,早日荣登大宝!”

  沈炼这马屁拍到对方心坎上,让宁王感觉清爽无比,他笑著说道:“好!丁少侠也不用避嫌,就站在这里旁听,也可以知道本王心意,对华太师并无芥蒂!”

  “谢王爷!”

  沈炼躬身退在一边,站在几位镇江府官员身后,并没有距离桌案太近。

  夺命书生本来想开口劝阻,只是看到宁王话已出口,也只好作罢。

  接下来继续议事,几位镇江府要员,和对穿肠,以及夺命书生,为了起义的细节,以及各地愿意投诚宁王的势力,如何部署,如何调度,又展开一轮辩论。

  沈炼只是站在外围,静静听著,一言不发。

  ……

  又争论了半个时辰,连宁王也有些疲惫,对穿肠上前说道:“王爷,

  我去看看夜宵!”  宁王点头,慵懒地坐在椅子上,“大家都休息一下,喝口水!”

  众人也站的了很久,都腿脚发酸,闻言纷纷落座,对穿肠出门去厨房看夜宵。

  沈炼坐在最下首,毫无存在感。

  很快,对穿肠回来,几名侍从端来夜宵,一位官员上前,把桌案上的《南直隶布防图》卷起来,放在宁王身边的小桌子上,侍从把夜宵摆在桌案上,转身离开。

  “大家不必客气,随意吃!”

  宁王发话,众人也的确有点饿了,纷纷开吃。

  沈炼吃得比较慢,端碗坐在大桌案的边角,还在细嚼慢咽。

  这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吃完,开始闲聊,也没有注意沈炼,更没有发觉,他拿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黑乎乎的药丸。

  “注灵!”

  取出黑色“凝神丹”的同时,沈炼脑海中选择注灵,手指轻弹,凝神丹顺著桌案,滚到正中间。

  “哎哟……”

  “好臭!”

  夺命书生正坐在中间位置,一股沁入心扉的臭气扑鼻,同时发现案桌上滚动的黑色药丸。

  他双指并拢,以指为剑,点向药丸,根本没有接触到小药丸,小药丸就不堪重负,一下炸开,浓郁的臭味,瞬间充斥整个大厅。

  除了沈炼,提前闭气。

  剩余的人之中,就是夺命书生反应最快,只吸进去一点,就屛住呼吸,但是这一下药丸爆炸,一股几乎凝结成实质的臭气,在他脸前爆发,一下子就让夺命书生破功。

  “呕……”

  “呕……”

  宁王首先夺路而逃,冲出门外,门口的侍卫,正蹲在地上呕吐。

  这一粒“凝神丹”,沈炼昨天就注灵一次,捏著鼻子,把药丸密封进这个瓷瓶中,刚才又再次注灵,药效加倍之后,他也没有想到,居然有核武器一般的杀伤力。

  趁著这一刻混乱,他纵身,窜到宁王的椅子附近,正要去拿卷在一起的《南直隶布防图》,夺命书生出现在他身后。

  夺命书生看到,在这无法抵挡的臭味轰炸下,所有人都逃出屋外,他也迈步,准备出去,却看见沈炼扑过来。

  自从沈炼进屋,夺命书生就仔细打量他,对于他的身手,也有了大致的判断,从对方的身法,夺命书生大致心中有数,手指化剑,刺向沈炼颈椎处大穴。

  夺命书生的手指比一般宝剑更加凌厉,多少江湖高手,都逃不过他这一指。

  虽然他现在的功力不复从前,虽然现在他受到臭味影响,状态糟糕,这一指只发挥出七成实力,但是夺命书生要的,就是沈炼在仓促之间,接下来的躲闪动作。

  夺命书生的剑法,名叫“书生夺命剑”,招式毒辣,连绵不绝,一招占尽先机,对方便无翻盘机会。

  他已经料敌先机,准备开始变招,克制沈炼的下一个动作。

  突然,他感觉到心口一阵刺痛,一个十六开的轻薄书卷,卷成的纸棍,顶在他的心口。

  “又是回马枪!”

  沈炼注灵之后,开双倍效果的回马枪,刺中夺命书生的心口。

  这里,曾经被华安一枪刺穿,精心调养之后,才勉强恢复,却已经脆弱不堪,如今只是被一本卷起的书卷,一本《秦淮河十艳》,轻轻地一下撞击,夺命书生就真的,被沈炼这一招夺走了性命!

  一句话憋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年轻人,不讲武德啊!”

  ……